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www.bandwd.com

当前位置: 曾道人特码主论坛_公式算码器注册码_公式 > > 扎克伯格和妻子接受专访:成立慈善机构不是为了名声 扎克伯格和妻子接受专访:成立慈善机构不是为了名声

扎克伯格和妻子接受专访:成立慈善机构不是为了名声

时间:2018-10-04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腾讯科技讯据外媒报道,美国知名新媒体Quartz日前对Facebook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Chan)进行了专访。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不仅是夫妇,而且还是ChanZuckerbergInitiative(简称CZI)慈善机构的联合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美国知名新媒体Quartz日前对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进行了专访。

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不仅是夫妇,而且还是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简称CZI)慈善机构的联合CEO。这个慈善机构可以说是历史上资金最充裕的初创公司,在三年前创立时,扎克伯格就表示他会在其一生中把他持有的99%的Facebook股份(价值约450亿美元)捐给这个慈善机构。从那以来,CEO的发展非常迅猛,现在已雇用了数百名员工(其中很多是工程师),而且致力于推进教育、科学研究和其他社会领域的发展。现在,扎克伯格和陈接受了新媒体Quartz记者罗伯特-萨费安(Robert Safian)的专访。他们谈论的话题包括陈为什么担任CZI负责日常运营的CEO,他们如何平衡生活和工作以及他们的慈善活动具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色。

问:你们是如何决定让陈来担任负责CZI日常运营的CEO的?

马克:我们最初想CZI应该是独立运行的各种项目,例如教育领域的领导者负责独立经营教育项目,科学领域的领导者负责独立经营科学项目。我们认为CZI可以让我们引进更多经验丰富的高级领导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能会需要更多领导角色,但是在现阶段,这样做暂时没有多大意义。

在CZI,我们准备利用先进的技术在所有这些不同独立的领域促进变革。

我想,你会自然地会想办法来整合这些不同的领域。它们之间的界限并不是非常明确的,而是在不断演变的。

陈:如果CZI只是一家慈善捐助组织,那么我们的工作就很好办了,只要安排好事情,然后每个季度核查一次就够了。但是,如果你要协调发展教育、科学和政治宣传等领域,你就真的需要认真经营了。

这个问题让我很感兴趣,我很想弄明白究竟怎样才能够让它有效地运转。我的目标不是让让我们两个人来经营,用于改善我们自己的生活。在未来某一天,我们可能会让别人来经营。但是,我的DNA和职业素养要求我弄清楚各个环节如何协同工作。

我们确实考虑过雇用一名首席运营官。我们也物色和面试过很多优秀的人才。但是,没有一个人让我们觉得非常理想。然后,我怀上了August(他们的第二个女儿,在2017年8月出生)。当我回到CZI的时候,我说,“你们猜怎么着?我们不要再到处物色人才了。我知道怎么运营了。”

问:你的一名同事对我说,“马克感到很惊讶,陈居然把一家慈善机构经营得有声有色。”

马克:我对她做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到惊讶。

问:说话要懂得生为人夫的智慧哦!

马克:我是我经营Facebook的经验之谈。在我刚创办它的时候,我们有很多人还很年轻,不怎么懂得经营。但是,10年过去了,这些人都真正成长了,现在都成了世界级的经理,经营着非常重要的项目。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在与我共事的所有人当中,陈的学习速度不逊色于任何人。无论是作为她的合作伙伴还是作为她的丈夫,我都对此感到很骄傲。

我想,这一点对于组织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们具有不同的兴趣,可以互补。我想,让一个创始人来负责日常经营活动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我在CZI上花了很多时间,而且我还要经营Facebook,因此我不可能每天都呆在CZI。

问:陈,作为联合CEO,马克教会了你什么,给了你哪些帮助?

陈:我是经由非传统的路径来承担现在这个角色的。我以前并没有管理更小组织的经验,也没有学习过经营组织的规律。打个医学方面的比方,当我第一次发现问题的时候,我并不清楚它是否是致命的以及这种疾病的病理过程又是怎样的。我会说,“这是我们遇到的最糟糕的事情吗?”然后,马克会说,“不,事情会好起来的。”这对我帮助很大,因为我能够借鉴马克的经验。

问:马斯克,你从她身上学到了什么?这是你的另一名同事的话:“我想,没有陈,Facebook不会成为现在的Facebook,马克也不会成为现在的马克。她对于马克的思想和成长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马克:你是在问Facebook的事情吗?

问:我在问陈对你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你从她身上学到了什么?

马克:从战略和业务上来说,我们彼此有些不同。从战略上来说,我们会从不同的视角来看待工作。我显然在打造一家科技公司,打造一个产品,并经营一家大型公司,而她做过医生,并担任过教师、开办过学校,因而具有科学和教育方面的经验。我也做过类似的工作,例如自愿参与过课外计划,帮助辅导过学生,这也可以给你一种不同的经验。我想,这些不同的经验对于我们的工作都是非常重要的。

从经营组织和打造团队的角度来看,我们也有不同的技能。她可能更专注于具体的事情,例如确保所有团队紧密结合,并各司其责,以及照顾好员工。而我可能会更多地从系统的角度来看待问题,例如这个项目如何发展壮大,我们想要建立怎样的结构。但是,实际的情况是你需要这两种不同的技能。我所做的一切工作,只是我在合作关系中所做的自己分内的事情。如果你跟雪莉-桑德伯格(Facebook首席运营官)和克里斯-考克斯(Facebook首席产品官)以及所有在Facebook工作的人交流,你就会发现他们都在合作关系中做自己分内的事情。

虽然我和陈的合作关系与我和他们这些人之间的合作关系不同,但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我们分工合作,各自负责自己分内的事情。

问:你们的背景也很不相同。我与陈谈论过她的艰苦童年。马克,我很想知道,当你通过她的眼睛看世界,这是否会对你产生影响?

马克:具体来说吧,在刚开始,她是一个老师,然后我们开始投资教育,她发现我基本上在重复使用她给我讲述的作为老师的经验。她说,“如果你想参与教育行业,这样做可不行。你需要自己去体验。”这促使我参与了帕罗奥图东区和门罗帕克东区的课外计划。

显而易见,我认为陈小时候的家庭故事很棒,而且我记住了当人们拥有发展机会时,当你创立平等的竞争机会时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想,这对于我们所有人都会有启发。

但是,我还认为,陈推动了我亲自去体验教育,从而让我更接近我的工作。而在通常情况下,我自己是不会这样做的。当她最开始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我的反应是:你疯了吗?我还在经营Facebook,我们才刚刚上市,而且在一开始的发展还不怎么顺畅。这确实是我应该去做的事情吗?我想,如果没有她的敦促,我可能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问:一些人说,CZI的工作是为了美化马克,回击Facebook可能面临的各种批评。

马克:在CZI,我们已选择了一些非常有争议的领域进行投资。如果你想要讨好人们,那么你就不应该进入教育和政治宣传领域。可惜的是,现在科学也越来越政治化了。如果我们想要投资一些在短期内就会产生回报,就会受到人们追棒的东西,那么我们可能会选择其他领域。

我们相信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相信我们的工作从长远来说对于人们是有利的。如果你从Facebook的角度来思考,那么我们做CZI也可能有利于Facebook的业务发展。但是,如果我们把CZI的工作做好了,那么CZI的名声将会与日俱增。但是,我们重点关注的是我们希望通过慈善工作在未来50年内产生真正大的影响。

陈:我想,如果我们想要名声,那么我们有很多更轻松便利的方式来获得它。

问:当你们作为联合CEO在一起共事的时候,你们会在某些事情上发生分歧吗?你们如何解决这些分歧?

马克:实际的情况是任何组织都有很多事情需要顾及和指导。我想,没有一个人能够独立做到所有这些事情。

在自然的情况下,我们会各自专注于我们各自擅长的、相互补充的方面。我们会与相同的团队会面,但是会对不同的事情提出问题。我们并没有分别推动团队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我可能会专注于我们打造的工具,而她可能会更专注于我们的组织如何与合作伙伴协同工作。当然,我们也会在一些事情上存在分歧,在这个时候,我们会进行多次讨论。

陈:这不是一个层级森严的官僚组织。我们必须权衡我们的决策。我们会在团队面前谈论我们不同的看法吗?或者我们只在私下里谈论不同看法,但在面对员工时我们必须统一口径?有时候,让团队看到我们有分歧是有益的,但有时候又是有害的。我们两个人必须私下决定怎么做,必须权衡利弊。

联合CEO成功合作的例子并不多,但是我们彼此知根知底。是的,我负责日常经营,但是我知道马克在乎什么,知道如何去沟通。我们对彼此的反馈意见是很开放的。今天早上,马克说,“我想,我们忽视了这些事情。”我说,“我同意,让我们重视起来。”这些事情恰恰是我的盲区。我们是在知识上互补的合作伙伴。

当我们交流的时候,我们有时候也会说“我不喜欢你说那件事的方式”。但是,我们能够就话题继续展开交流。

问:当你从谈论公事转移到谈论私事的时候,你们会给出暗示吗?

马克:我可能会追求工作和生活平衡。我们曾经每周选择一个晚上外出共进晚餐,讨论CZI的事情。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感觉这样做怪怪的,因为我们外出也是在约会。从心理上来说,我认为这两种事情需要在不同的地方进行。因此现在,我们会抽出私人时间。当我们在餐桌上与孩子们待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也许不会完全不谈论我们生活中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们会努力不再寻求逻辑,拷问细节。

陈:我们在经营管理上杜绝了这种情况。如果CZI的员工有话题想跟我们俩交谈,那么他们需要在周三下午前把预读资料交上来,因为周四是我们腾出的私人时间。

马克:当你存在这样的双重关系时,你就很有必要抽出时间来处理私人关系。但是,我们在这方面处理得还不错,因为这是一些有趣的问题,总是激励我们想办法解决。我们很自然地会一起努力解决问题。

问:CZI已从三年前的零发展到了现在的几百人和很多项目。那么,三年后CZI将会是什么样子呢?

马克:在现阶段,我们一直在努力弄清楚我们需要经营和深入发展哪些项目。教育可能是我们发展最深入的项目。我们已投资暑期学习项目很多年了。这个计划运行良好。很多学校参与了这个计划。这个项目的发展前景不错。而在科学、公平和机会以及政治宣传方面,我们的工作还处于早期阶段。在未来几年,我们真正决定投资的少数领域可能是我们能够产生极大积极影响并能够获得长足发展的领域。

就像陈先前说的,我们不是一家慈善捐助组织,而是一家经营组织。我们必须经营各种项目,并进行规模化发展。在慈善行业,有一个很大的漏洞就是有很多人把钱捐给了一些小型的公益项目。有很多伟大的教师都创办了学校。真正难的事情是从一所学校发展到100所学校或1000所学校。在科学领域,真正难的事情就是打造出一个工具,并让它从只是一家实验室使用的工具变成可以定制化的工具,再变成能够促进全世界科学发展速度的工具。我想,我们在未来几年内将会明白最有影响力的领域是什么,并围绕这些领域开展真正有意义的经营活动。在未来,我们将完全是另外一个模样。

陈:作为一家组织,我们还在发展当中,我们还面临着很多的问题。例如,我们应该如何经营?我想,在未来几年内,我们将会经历一个完整的周期,其中有些项目会成熟。我们将会明白CZI的理想运行方式是什么。这是我们能够真正发挥影响力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后,我们就能够迎接新的问题,并提出具有指导性的愿景和战略。它不会再模糊不清。我们不是一家慈善捐助组织。这就决定了我们是谁以及我们会选择什么问题。

马克:我们未来做的项目会越来越少,但会越来越深入。我也许会考虑增加新的项目。但是下一个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弄清楚最具有影响力的项目在哪里,并加倍投资推动这些项目。(乐学/编译)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