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www.bandwd.com

当前位置: 曾道人特码主论坛_公式算码器注册码_公式 > > 化解村级债务,关键在于增强造血功能(来信调查) 化解村级债务,关键在于增强造血功能(来信调查)

化解村级债务,关键在于增强造血功能(来信调查)

时间:2018-08-27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编辑同志:  我是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黑山寺乡黑山寺村一名49岁的农村妇女,我儿子郑冬冬在2016年至2017年用自己的钩机和铲车为村里修水管、清理大渠等,共挣工钱2.5万元。工程完工后,工钱一直被拖着不付,我找村、乡领导数十次,均踢皮球。两年了,只要回5000元。  这笔欠款直接影响到我家的正常生

编辑同志:

  我是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黑山寺乡黑山寺村一名49岁的农村妇女,我儿子郑冬冬在2016年至2017年用自己的钩机和铲车为村里修水管、清理大渠等,共挣工钱2.5万元。工程完工后,工钱一直被拖着不付,我找村、乡领导数十次,均踢皮球。两年了,只要回5000元。

  这笔欠款直接影响到我家的正常生活。今向人民日报写信反映情况,希望有助于讨回这笔钱!

  河北张家口市涿鹿县黑山寺乡黑山寺村  陈纪英  

  

  2.5万元,看似数目不大,为何拖欠了近两年?村委会、乡政府是否像信中所说,存在推诿扯皮的情况?记者带着这些问题,于8月16日从北京出发,乘长途汽车100多公里,前往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黑山寺乡黑山寺村调查。

  村民:

  村里让找乡里

  乡里让找村里

  “找村里要钱,村里说没钱,让我们找乡里再问问去;乡里却说,给村里干活要找村里要钱,跟乡里要不着嘛!”在张家口市怀来县官厅公交车站,记者见到了郑元海、陈纪英夫妇。一上车,他们就打开了话匣子。说起儿子郑冬冬在黑山寺村干活讨不回工钱的事儿,一脸无奈。

  陈纪英回忆,2016年秋天起,时任村支书王建师开始找郑冬冬干活。村里有时水管坏了,只能把路面挖开修理,还有些时候需要清理沟渠,家里之前买的钩机就派上了用场。

  她说,当初自己就有顾虑,担心钱不好要,但郑冬冬还是去了。没成想,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10月,他多次用钩机、铲车为村里修水管、清理沟渠等,一共2.5万元工钱,现在还没有全部拿到手。

  “今欠黑山寺村村民郑冬冬钩机用工工资21000元,铲车用工工资1000元,三轮车用工工资3000元,共计25000元。”在陈纪英家里,她拿出一张欠条。欠条写在“涿鹿县黑山寺乡黑山寺村民委员会”抬头的信纸上,并有村委会的落款和盖章,时间为今年3月13日。记者注意到,欠条上并没有写还款时间。

  另外两张清单记载了欠款明细:2016年10月1日钩机清理大渠半天600元,10月1日铲车清理大渠半天300元,10月5日修水管钩机1天1000元……一共27条,最后一条为“2017年10月9日修水管1天1000元”。清单下方,是王建师的签名。

  陈纪英说,去年秋天,家人开始隔三差五去村里、乡里要钱,甭管什么时候去,乡里、村里就说没钱。

  “村里就说村里没钱,推到乡里,乡里推到村里”,郑冬冬正在外打工,在电话中说。

  村委会、乡政府一直不说何时还钱,无奈之下,今年6月,陈纪英和郑冬冬去了县信访局上访。信访局虽然收了材料,但具体问题还得乡政府、村委会解决。从县信访局回来后,一家人几乎天天去要钱。终于,6月28日,王建师给了陈纪英一张5000元的支票。

  基层干部:

  不是不想还

  实在没有钱

  “剩下的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光说让我们再等等吧。”陈纪英说,现在自己家里还有20万元的“窟窿”,全家就靠丈夫和儿子在外打工,自己常年有病,一个月吃药要花2000多元,孙子在城里上学也需要钱。

  工钱要不来,陈纪英一家犯了嘀咕:村里咋能没有钱?

  郑元海、陈纪英将我们带到村委会,并给王建师打了电话。见到记者后,王建师让我们先到乡里了解情况。从陈纪英家步行几百米,就是黑山寺乡政府。在乡政府一间办公室,记者见到了乡党委副书记李春玉和乡人大主席、黑山寺村包村干部曹旭斌。

  “就这5000元钱,还是王建师以个人和村委会的名义找乡财政借的。”曹旭斌说,陈纪英一家平常来乡里要钱都是自己接待,“情况我非常清楚,确实欠人钱,欠钱就该还,但是村里实在没钱。”

  “干了活,就得给钱!”王建师也承认:“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欠人钱我也觉得没脸。有钱就给人家先还点,但没有那么多,5000元还是从乡里借的。”

  曹旭斌介绍,黑山寺村是个大村,有近3000人,村里每年有1.3万多元的财政转移支付,还有两万多元的土地流转费,这就是全部的收入,应付村里的日常开支“根本不够”。以去年为例,黑山寺村亏空1万多元,这还是在“能不开支尽量不开支,压缩到极致”的情况下。旧债加新债,目前黑山寺村共举债160多万元。

  王建师也说,村子大、收入少,他从2011年12月开始担任村支书,6年多时间里,村里每年赤字大概在1万元,总共欠款七八万元。这次向乡里借的5000元,其实也是从明年1.3万多元的转移支付里提前预支的。

  专家建议:

  控制支出、摸清家底、

  促进村集体经济发展

  问及村里修水管、清理水渠等是否有专项资金,三位乡、村干部都表示没有。“前两年我们搞过美丽乡村建设,是比较大的改善基础设施的工程,但那是上面做了规划的,都要招标,专项资金不会给到乡里、村里、农民手里,是给中标单位的。”

  部分地区农村基础设施存在重建轻管的情况,只有建设费而没有维修管护费,让维修管护成了难题。曹旭斌说,大的基础设施有财政投资,但类似郑冬冬做的维修水管等工作是没有专项资金的。

  “农村路灯也有类似情况,路灯安了之后,坏了怎么办?坏了就没人管了,如果要修,就得举债。还有一些健身器材、文体设施,安装完以后,坏了也修不起,没有这钱。”李春玉说,现在农村生活质量高了,需求的东西多了,基础设施也得跟上去,而兴建、管护都需要钱。

  村里每年都在化解一部分债务,尽量减少开支,争取把老百姓的钱还上。“没有产业绝对不行!”曹旭斌说,目前黑山寺村也在发展集体经济。“集体有了钱,村里就可以更好地发展公益事业。”在黑山寺乡政府,记者看到,一排排平房屋顶,安装着光伏电池板。“现在我们正在发展光伏产业,也有了一些收入。”

  “黑山寺村的债务问题,并非个别现象,特别是在欠发达地区的农村更为常见。”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教授介绍,近些年,包括修路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成了大多数村欠债的重要原因。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财政出大头,但往往还需要村里自筹小部分。对于缺乏收入来源的村集体来说,只好举债。

  贺雪峰教授认为,解决村级债务问题,根本在于村集体增强造血功能。一要“控”。把村务公开、财务公开落到实处,严控村级不必要支出,定期公示财务收支明细。同时,严格控制项目建设,财政涉农项目必须足额安排资金,防止新增项目或基础设施建设造成新的负债。二要“清”。摸清家底,对已有债务分类清理核实,做到“心中有数”。寻找化解债务的路径,制定切实可行的措施,并加强与有关部门的沟通,做到“化解有责”。三要“活”。立足本地资源,宜农则农、宜商则商、宜工则工、宜游则游,发展特色产业。做活土地文章增收,通过开展土地入股、土地合作、土地托管和土地置换等方式,促进村集体经济发展。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28日 20 版)

(责编:王仁宏、曹昆)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