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www.bandwd.com

当前位置: 曾道人特码主论坛_公式算码器注册码_公式 > 财经 > 【理上网来】上合峰会特别报道丨上合组织助推“一带一路”建设结 【理上网来】上合峰会特别报道丨上合组织助推“一带一路”建设结

【理上网来】上合峰会特别报道丨上合组织助推“一带一路”建设结

时间:2018-06-07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理上网来】上合峰会特别报道丨上合组织助推“一带一路”建设结出丰硕成果 2018-06-0610:20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一带一路 原标题:【理上网来】上合峰会特别报道丨上合组织助推“一带一路”建设结出丰硕成果■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周子勋上海合作组织(以下简称“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

【理上网来】上合峰会特别报道丨上合组织助推“一带一路”建设结出丰硕成果

2018-06-06 10:20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一带一路

原标题:【理上网来】上合峰会特别报道丨上合组织助推“一带一路”建设结出丰硕成果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周子勋

上海合作组织(以下简称“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将于6月9日至10日在山东省青岛市举行。青岛峰会是上合组织扩员后召开的首次峰会,也是中国今年第二场重大主场外交活动。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峰会将推动各方加强发展战略对接,打造共同发展引擎,特别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提升区域经济建设的整体水平。对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所所长孙壮志、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教授曾向红三位上合组织研究专家,探讨上合组织如何与“一带一路”建设协同联动发展。

上合组织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发挥特殊作用

中国经济时报:作为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平台,上合组织将在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发挥哪些特殊作用?

孙壮志: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上合组织发挥着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一带一路”的首倡是在上合组织的中亚成员国哈萨克斯坦,该组织的成员国、观察员国甚至对话伙伴国都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都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与中国签署合作协议。上合组织经过17年的发展,在经济、安全、人文、政治等领域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备的合作机制,签署了许多合作文件与中长期纲要,确定了合作的重点领域和优先项目。中国还在上合组织框架内为其他成员国提供了220多亿美元的优惠贷款,在双边层次上已经落实了一批基础设施项目。上合组织把经济领域合作的近期目标确定为推动成员国的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并签署了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同时根据中方建议开始探讨区域经贸合作的制度性安排。这些都为“一带一路”的顺利起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无论是项目对接还是机制保障,上合组织都是重要平台。正因为有上合组织的存在,“一带一路”在这个区域的推进最为迅速,取得的早期成果也最多、最实。

曾向红:上合组织的确是促进“一带一路”建设一个现有的不可或缺的平台。首先,得益于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多年互动积累的互信,中国与其他成员国可就如何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进行协商,并拟订和启动具体的双边合作项目;其次,上合组织作为一个地区性合作机制,它可以为成员国协商和启动涉及多个成员国的“一带一路”项目提供合作平台;最后,由于上合组织还包括了多个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而这些国家又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使上合组织可就联合推出相关合作项目进行协商,并付诸实践。如中巴经济走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中俄蒙经济走廊,就主要位于上合组织区域内。总之,上合组织是中国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平台和主要抓手。

具体而言,上合组织在对接“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可发挥两个方面的独特作用。

第一,发挥现有国际协调机制与平台的作用,促进区域多边合作。

目前,“一带一路”倡议实施更多依靠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双边合作,这不仅增加了交易成本,而且各国之间的相互竞争也造成资源的浪费。此外,面对全球经济低迷态势,上合组织成员国分别提出各自的发展规划与战略,如俄罗斯建立欧亚经济联盟和提出“大欧亚伙伴关系”计划;哈萨克斯坦正在部署《2025年前战略》和“光明之路”计划等。这些国家的发展规划与战略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有契合之处。上合组织可使各方在推进战略对接的过程中实现互利共赢,协同发展。

第二,加强中国与传统联系较少的国家间的经济合作,推动区域基础设施建设。“一带一路”涉及亚欧非大陆诸多国家和地区,部分国家和地区与中国的传统经贸联系比较薄弱。而且上合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还存在法制不健全、安全风险等问题,使中国尝试通过双边方式解决这些问题面临很大挑战。而上合组织的存在,为中国与这些国家协商应对风险、推进彼此之间的互联互通提供了一个渠道。除了有助于联合应对风险之外,上合组织还促进了中国与其他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之间的利益纽带,这对于上合组织成员国应对目前具有很大不确定性的世界局势带来的诸多挑战具有重要意义。

“一带一路”建设为上合组织深化合作提供难得机遇

中国经济时报:“一带一路”建设将为上合组织下一步深化合作提供哪些难得的发展机遇?

孙壮志:在上合组织的发展过程中,安全合作由于起步较早,进展较快,而经贸合作则相对滞后,原因主要包括成员国经济实力差距悬殊,对国际贸易规则的认识也有明显不同;一些成员国产业结构比较单一、本国市场狭小,担心过快实现一体化损害自身经济利益。再加上缺少融资平台,多边项目难以真正落到实处,只能采取多边和双边相结合的方式。“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其合作空间更加广阔,有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等新的融资机制,可以提供资金支持;而且初期阶段重视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建设,对上合组织的中亚成员国、俄罗斯、巴基斯坦等具有很强的吸引力。“一带一路”建设方式上更为灵活,参与的主体更加多样,提供的机会更多,对上合组织成员国扩大彼此的经贸和人文交流,可以起到不容忽视的推动作用。2017年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多数上合组织的成员国元首与会。长期来看,“一带一路”建设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进来,上合组织也可以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和其他地区、其他国际组织建立更为密切的合作关系,进一步扩大对外合作。

刘英:2001年成立以来,上合组织取得的成绩主要体现在安全领域,在安全方面起到维护地区和平与安全的重要的稳定器作用,但其实,在“一带一路”倡议指引和推动下,上合组织将依靠安全合作和经济合作“双轮驱动”不断发展壮大。也就是说,上合组织在对接“一带一路”建设方面具有很大的合作机遇,以贸易畅通为合作重点的“一带一路”可以促进上合组织经贸合作。

第一,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在建设目标、原则、精神上都是一致的。上合组织成员国都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域优势非常明显。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有很多相近的原则、精神,有着相似的价值观、利益观。“上海精神”和“丝路精神”都建立在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利互信、合作共赢之上。另外,“一带一路”倡议是促进基础设施建设实现互联互通,对接各国政策和发展战略,通过深化务实合作,来促进协调联动发展实现共同繁荣。“一带一路”的精神、目标和原则与上合组织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以及构建命运共同体的目标,乃至协商一致的原则都是一致的。

第二,从政策沟通的角度来看,上合组织双多边层面都有对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倡议。从多边层面来看,2013年习近平主席正是在出访哈萨克斯坦时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从2015年至2017年历届上合组织峰会的宣言中都明确提出支持“一带一路”倡议。而上合组织在2014年签署了政府间跨境运输协定,这与“一带一路”倡议中所提出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相辅相成。

第三,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都致力于加强互联互通。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角度来看,“一带一路”建设提出设施联通先行,而且六廊六路多国多港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主体框架,不仅包括建设中巴经济走廊、中蒙俄经济走廊、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在内的六大经济走廊,还包括公路、铁路、航运、航空、信息网络等建设,而无论是“一带一路”的五条主要线路还是六大经济走廊无一不经过上合组织所在的欧亚大陆。截至目前,有超过7000多班次的中欧班列连接着欧亚上百个城市,大幅压缩了从亚洲抵达欧洲的货运时间,直接带动了上合组织国家的工业化、城镇化和信息化。

第四,贸易畅通是“一带一路”合作的重点。而上合组织的经贸合作一直是双轮驱动的一个重要轮子。中白工业园的建设为上合组织的经贸合作带来了法律制度建设上的成功案例,而中哈跨境经济合作区的建设则提速了通关效率高达94%。“一带一路”的贸易畅通正在推动投资贸易的自由化和便利化,直接拉动上合组织的经贸合作。中国不仅建立了众多的跨境经济合作区、经贸合作园区及各种产业园区,而且在产能合作、产业链、价值链和供应链等建设上提升了双方合作,这都是在当下贸易保护主义的背景下,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的上合组织的践行者。

总之,上合组织间的合作不仅是安全、政治、经贸、人文,其与“一带一路”的加强基础设施联通,加强政策沟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都有着建设内容的一致性,都是通过共同发展实现共同繁荣。所以,上合组织跟“一带一路”可以很好地进行对接合作。包括本地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金融监管合作以及医疗卫生等领域都提供了巨大的合作机遇。

曾向红:“一带一路”倡议虽然涵盖了亚非拉诸多地区的众多国家,但因为上合组织的成员国均处于“一带一路”沿线上,故该倡议的实施,有助于为上合组织的发展赋予更为强劲的发展动力并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这种动力尤其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一带一路”致力于推进沿线国家之间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这“五通”与上合组织遵循的“上海精神”——“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具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意味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实质上有助于“上海精神”的弘扬和上合组织的发展;其二,“一带一路”倡议在沿线国家启动了一系列大型互联互通项目,而绝大多数上合组织成员国参与其中并受益于此,这客观上有助于提高上合组织成员国的经济发展和互联互通水平,进而为上合组织的进一步发展奠定必要基础,因为经济合作具有推动政治互信的功效;其三,2018年1月23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建立“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的意见》,这意味着“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即将落地。由于上合组织成员国均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尽管成员国之间关系在上合组织运行十七年的过程中积累了较高程度的互信,并未出现大的摩擦,更不用说冲突;然而,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加入以及其他成员国之间存在可能引发矛盾的潜在因素,意味着“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可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应对潜在的分歧或争端提供助力,最终为保障成员国之间的友好和稳定做出必要贡献。

需要及时应对各种困难和挑战

中国经济时报: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协同发展面临哪些挑战?

孙壮志: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协同发展,也面临一系列困难和挑战。从上合组织自身来说,机制建设还有待于继续完善,各个领域的合作还不平衡,扩员后随着印度、巴基斯坦的正式加入,还需要较长时间的“磨合”,决策效率和行动能力都有所降低。而“一带一路”建设也面临沿线地区政治和安全风险巨大,地缘政治环境复杂,国家间长期存在的矛盾纠纷导致形成合作共识比较困难,在推进的过程中经常面临巨大的阻力。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合作方式不同,前者是以政府间合作为主,“一带一路”则要动员各方面力量,企业和民间组织要扮演重要角色。从国内和国际上来看,也有把两者截然分开的看法,认为上合组织是区域机制,应偏重安全合作;“一带一路”建设是项目先行,应以经贸合作为主;甚至认为“一带一路”范围更广,应搭建单独的平台。有的成员国近期更看重“一带一路”建设对其经济的拉动作用,对上合组织的期望值有所下降。

刘英: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协同发展面临三大挑战:首先,上合组织成员国基础设施匮乏亟待加强建设和互联互通,上合组织层面亟待加强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建设,尤其是首次扩员加入进来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不仅缺电而且基础设施匮乏,作为通往欧洲的必经之路的中亚也好,南亚也好,亟待加强上合组织层面的基础设施建设与互联互通,这是加强上合组织经贸合作的前提条件。

其次,贸易和投资壁垒阻碍了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的发展,成员国市场准入设限较多,通关效率低等,阻碍了商品、技术、信息和人员在成员国之间流动。加强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的贸易畅通和资金融通。上合组织层面的经贸合作期待加强,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之后,更需要加强上合组织层面的贸易投资合作,尤其是需要加强产业合作,产能合作。而上合组织框架内有上合银联体和上合发展基金,还需要加强资金融通的支持,上合组织缺乏自己的融资平台,这也限制了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对接进程。

最后,加强上合组织层面与“一带一路”的对接合作。由于个别国家的疑虑,影响了上合组织多边层面与“一带一路”的联动发展,也使得上合组织层面的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对接进程缓慢。而在双边层面,除了印度之外都有与“一带一路”对接合作,比如“一带一路”与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计划取得明显进展外,与其他成员国战略规划的对接进程有待进一步加快。

曾向红:到目前为止,“一带一路”建设与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发展战略对接合作已经进入从理念到行动、从规划到实施的新阶段。不过,上合组织在实现与“一带一路”协同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以下几个方面的挑战。

一是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在性质、目标等方面毕竟存在一定的差异。如,上合组织是一个设有常设机构的地区性国际组织,而“一带一路”是一个主要由中国政府倡导、遵循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原则的国家倡议;在目标方面,上合组织致力于推进成员国在政治、经济、安全、人文交流等方面的深度合作,而“一带一路”倡议旨在提高实现亚欧非等沿线国家互联互通的水平。这些差异,决定了上合组织只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平台,但不是惟一平台。“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有助于许多其他机制提供助力。

二是上合组织框架内融资困难。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向纵深推进,上合组织对资金的需求进一步扩大。通过“丝路基金”、中国-欧亚经济合作基金等金融平台,中国可以部分解决上合组织成员国的投资需求。不过,上合组织缺乏自己的融资平台,限制了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战略对接进程。

三是贸易和投资壁垒阻碍了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的发展。上合组织成员国已经签署了多边经贸合作纲要及推进项目合作措施清单,但落实情况较差。成员国市场准入设限较多,通关效率较低等,阻碍了商品、技术、信息和人员在成员国之间的流动。

四是发展战略的对接进程有待加速。上合组织成员国大多处于国家建设和社会转型的关键阶段,并制定了相应的发展战略。然而,“一带一路”建设除了与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计划取得明显进展外,与其他成员国战略规划的对接进程相对滞后。

上合组织应与“一带一路”建设相互促进

中国经济时报:上合组织应该如何与“一带一路”建设协同联动发展?

孙壮志: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建设完全可以实现相互促进、互动发展。这是因为:首先,两者的理念相通,都倡导新型合作观与新型文明观,“上海精神”与“丝绸之路精神”内涵上一脉相承,都主张国家间应互信互利、合作共赢、相互开放、包容互鉴,在尊重和承认差异的基础上寻求共识。其次,路径相近,都主张通过广泛的经济合作和便利化建设,实现区域国家的大融合,在平等的基础上互通有无,认为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要实现发展,都需要通过参与国际合作来实现。选择的合作重点也比较近似,比如能源、交通、金融、民生、人文等领域要率先推进,有些跨国项目可以在两者的框架内同时完成。再次,目标相同,上合组织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方向都是要构建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共同应对人类社会面临的来自方方面面的现实挑战,区域的问题与国际环境的变化息息相关,促进经济发展与维护地区安全相辅相成,都主张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消除文明隔阂。两者都致力于推动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进一步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和维护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

刘英:一是强化上合组织的政治协作,推进“一带一路”的政策沟通与安全合作,有助于实现上合组织为“一带一路”提供重要保障。二是加强上合组织层面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为与“一带一路”的设施联通奠定基础。三是加强上合组织经贸合作,与“一带一路”贸易畅通对接合作。四是加强上合组织的统一账户和上合银行的发展,与“一带一路”实现资金融通。五是加强上合组织人文合作,将为“一带一路”提供重要的社会根基,实现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的协调联动发展。

曾向红:为了促进和实现与“一带一路”的协同发展,上合组织可在以下方面加强工作:一是需要在战略高度强调“一带一路”与上合组织之间的相互促进关系,采取实质性措施保障上合组织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获得新的发展动力,避免“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对上合组织的平稳运行(主要是经济合作领域)产生不必要的冲击。二是上合组织应继续研究建立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的可行性,以构建组织自身的融资平台。三是上合组织需要加快商签《上海合作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同时做好上合组织自贸区的可行性研究,使成员国在建立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机制上取得切实进展,并为“一带一路”在上合组织成员国范围内提供新的动力。四是进一步加强“一带一路”与上合组织成员国发展倡议或战略之间的对接工作,惟有充分发挥各国资源、技术、人才、资金等方面比较优势的互补,才能实现成员国及所在区域之间经济合作效益的大幅提升。

主 编丨毛晶慧 编 辑丨曹 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